奇闻稀奇事——解读各种奇闻,揭秘,探秘,迷的小网站!

奇闻稀奇事

奇闻轶事之风水局(10)

-|分类:奇闻奇事|2018-08-10 21:17:41|-
奇闻轶事之风水局(10)

我住的酒店让给了老驴,我搬到了小汤山。

老鲁叔想跟我一起住,无奈老驴死皮赖脸非要让他做向导,要去遍尝京城小吃,这一来我乐得清静,在黎爽的别墅里专心研究破局的方法以及做些必要准备。

青龙报天的原理是,利用谷中的腾蛇之水,建玄武阵汲取周围方圆三十里的灵气,使腾蛇得势。先到化龙池,升到浮云鼎,再借龙珠之力登天梯,取天书,上报九重天而成龙。

这个上报九重天有个时限,大局是四百二十六年,中局一百二十三年,末局四十年,看样子老七爷当年给做的是个末局。时限一到,青龙回銮,这局要么天破,要么重新一个循环。入主青龙报天者,其家族会化蛇为龙,财富名望会随着如同青龙直上九天。时限一到,又会随着青龙回銮一泻千里。看年限和黎家现在的气运,这青龙八成已经快回銮了。破局的关键就是要推算出龙走到哪一步了,从哪里开始破,既要挡住它,化解它的怒气,还得尽量保护布局完整,这样重新为龙家做局才有可能。

我一边研究着青龙走势,一边抓紧修符,养令牌。局是风水和道术的结合,不管从哪个方向破局,这些都需要。

研究了两天,头都研究大了,也没推算出突破点。做局容易破局难,看着一张图纸在屋里推算更难驭鬼有术最新章节。我正这愁思苦想的时候,老驴来了,提着一包东西,后面跟着黎爽。

“曾爷,来来来,看咱给你带的好吃的!”老驴招呼。

我没心思吃东西,也没心思搭理他,他满不在乎,把东西放到沙发上回头对黎爽说,“你别客气,随便坐,我先去趟厕所。”

这家伙还真不客气,忘了这是人家黎爽的房子,自己倒像个主人了。

黎爽走到我身边,“东西我准备好了,清单给你带来了,看看还需要什么。”

我接过清单,上面写着,“帐篷两顶,压缩饼干一箱,午餐肉一箱,矿泉水三箱,脉动三箱,绳子三十米,蜡烛二十根,强光手电六个,工兵锹三把,军刀三把,防暴枪三把,冷焰火二十支,铜钱三百……电击器三个”。

“大小姐,咱又不是去盗墓,这绳子蜡烛工兵锹我看就不必了,除了帐篷,咱们就随身带点吃的喝的防身的就行了。”

“那枪和冷焰火呢?”

“也带着,咱不盗墓,可万一碰上盗墓的呢,听那些魇灵的说法,那谷里盗墓挺流行的。”

她点点头,“绳子呢?”

我灵机一动,“留下,我改装一下,做个长点的龙头绳”。后来的事实证明,我这个决定是很英明的,关键时候救了大家的命。

“那一会让小唐去搬下来”,黎爽拉过一个椅子坐下,“锦鲤我也准备好了。”

“小唐?谁是小唐?”我问。

黎爽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看着我,“你不知道?”

“我靠!曾爷你不会连咱姓什么都忘了”,老驴在厕所大喊。

我愣了愣,“哦,没忘,叫了十多年老驴了,唐彬这个名陌生了。”

唐彬就是老驴。

黎爽忍住笑,“怎么样小七爷,我这房子还住得?”

“山野之人,对住也不挑剔。穷山恶水,破屋陋室,我等山人看来亦是水榭楼台,玉宇仙宫”。

黎爽一瞪眼,“好好说话!”

“很好,住的很舒服。”

老驴出来了,看看我桌子上密密麻麻的图纸和符号,“曾爷,你这算什么呢?”

反正也是闲着,也想不出什么,我就把自己的苦恼对二人倒了一番。

老驴眯缝着眼听完之后,“就这?还让你头疼?”

“你有办法?”

“你是老七爷的弟子,这局是老七爷布的,我就不信他没告诉过你怎么破!”

说对了,老七爷还真没教过我。做局的人是不会教弟子怎么破自己的局的,这是因为局是活的,破局的时候情况千变万化,传下成法后人依法破局,成功几率几率非常小,而危险性非常之大土豪生活录。所以自古懂破局的人只会教破局之理,而不能教破局成法。

老驴眨巴眨巴眼,“没事曾爷,俗话说,车到山前必有路嘛。老七爷既然留话了,老爷子就知道你肯定会没事。再说了,有咱跟着你呢,咱福大命大造化大,想那么多没用,到时候不管碰上什么啥情况,有咱在你就放一万个心,管保你逢凶化吉遇难成祥。”

我不禁叹气,带这么一个二百五去破局,我这一万个心该放在哪才合适?

黎爽想了想,“你的卦挺灵验的,你算一卦不就行了?”

我怎么就没想到?看来女人的智慧还有有用的。我掐指算了算,心里豁然开朗,不由得笑了。

“怎么样?”俩人异口同声。

“两天后咱们出发”,我站起来拍拍老驴肩膀,“小唐,有你在,我放心了!”

“那是!”老驴嘿嘿一笑,“哎忘了问了,老板娘,事情办成了我能分多少钱?”

不愧是好哥们,问出了我不好意思问的问题。

黎爽一皱眉,“鲁先生没给你们?我早就把定金给他了呀!”

“你给他多少?”老驴故作深沉的掏出一支烟叼住。

“二百万。”

“二……!”老驴激动的差点点着胡子。

“是啊,定金二百万,他说他会转给你们,难道你们还没收到?”

“呃……我们还没查账户,这几天这不是比较忙嘛!”我说,“小唐你还信不过老鲁叔么?”

“信得过,怎么会信不过呢,我有点闷,出去透透气,你俩慢慢聊着啊”,老驴说完急匆匆的出去了。

黎爽何等聪明,“这个你不要担心,就算鲁先生有想法,我也不会亏待你,我会另给你一份。”

“这个不合规矩,等回头再说,现在我心思都在这个局上。以我的推断,青龙已经开始回銮了”,我顿了顿,“恐怕不会超过一个月”。

“就是说一个月内我们破不了的话,那黎家的产业就不行了?”

“恐怕不仅仅是产业,更重要的是人。”

“我明白。拜托你了!”她眼神复杂,恐惧,落寞,很正常,让我不解的是,似乎还有一丝兴奋。

“我会尽力,只是……能不能告诉我,当初用什么做的龙珠?有没有这个资料?”

“我不清楚。”

“要是你们这么没有诚意,我也不敢有多少把握了。龙珠是布局的关键,怎么可能你们一点资料都没有?总这么隐瞒着有意思么?要是信不过我就去找别人,老子不伺候了!”我冷笑。

“我真的不知道”,她很为难,“我爷爷留下的只有那画那紫金香炉还有翡翠连环,你都见过了。再说了,就算有什么资料,我爸就是不告诉我我有什么办法?”

“那你们就让我们这么稀里糊涂的去拼命?我起码得知道那龙珠是什么?”

黎爽从包里取出一个小盒子放到我面前,“我能做的就是为你把这个偷着拿出来,你还不相信我?”

那盒子我认识,里面是紫金香炉[红楼]骊仙最新章节。

这一来我倒有点不好意思了,“你真的不知道?”

“龙珠很重要么?不管它是什么珠子,最后出来不就行了么?你干嘛非得知道它是什么?”

“你怎么知道它会出来?”我盯着她。

“我猜的”,她也不示弱。

冷场了几分钟,我的手机响了,我一看是徐静的两条信息。第一条是翻译过来的稿,第二条说最近忙耽误了,让我见谅,她说她看这字不像是唐朝的,让我小心别上当,物件应该是赝。

我不管黎爽了,打开第一条信息,内容是,“丙戌三入离宫,逢甲入戊,**丑寅飞入无极,再还三才甲辛……真诀密意,三水成沱。”

我闭目沉思,难道这是老七爷留下的地宫八门的口诀?养灵石楼地宫在我脑子里浮现,我按照口诀开始在印象中的地宫里穿梭。

黎爽看我半天不搭理她,一个人在那念念叨叨的,不时还从纸上画一些她看不懂的符号,以为我真生气了。她默默走到我身后,“我骗不了你,我也不是故意想骗你,是有些秘密我真的不能说,希望你理解。”

我没空搭理她,就怕她打扰我。我在意识中的地宫里转来转去,最后终于停下了,就是这道门,黑蛇钻进去的石门!

“你爱说不说,耽误了破局是黎家的事跟我没关系”,我心里有数了,心情也轻松了。

“你别这么说,怎么说我们也一起……你就一点也不关心我么?”她竟然哽咽了。

我就怕女人来这个,“别这样,我又没怎么着你……”奇怪,我自己竟然脸上发烧。

她抹抹眼睛笑了,“我就知道,小七爷不会那么无情无义。”

我不置可否,其实是我不知道该说什么,也不能说什么,我说了她就不说了,为了让她说,我就得装的酷点。

果然,又冷场了一会,她叹气,“龙珠是什么真的那么重要?”

“即使我不知道,它到时候也会出现。但你们这么防备我,我觉得没意思,算了大小姐,什么也别说了,我会自己查清楚的”。

“你有没有仔细想过我爷爷桌子上的那个龙纹?”她淡淡的说。

“那上面没有龙珠,只有月亮,所以我才纳闷,龙珠在哪?”

“你为什么不想想,为什么是月亮?”她欲言又止,“我只能说这么多了!”

这话让我精神一振,是啊,我怀疑过,怎么就不往深处想想。月亮,月亮……有一个跟月亮有关名字突然在我脑海里蹦出来,宛如海上新月,照亮我的千里心田,“是太阴珠??”

------------------【如果大家喜欢请关注周郎,每天更新精彩内容】-----------------

  • 复制本页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