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闻稀奇事——解读各种奇闻,揭秘,探秘,迷的小网站!

奇闻稀奇事

奇闻轶事之风水局(9)

-|分类:奇闻奇事|2018-08-10 22:56:18|-
奇闻轶事之风水局(9)

“这个呀,好办!在这北京城你老鲁叔还是有点朋友的”,他自信满满,“说,要什么样的?”

“好酒好色能打架,听话懂事不拖沓”。

“行,有几个道上朋友我看差不多。”

“要胆子大,不能怕鬼”,我补充。

“神鬼怕恶人,道上混的多带着煞气,这个没问题!”

“还有最后一点”,我顿了顿,“这人得心地纯良,祖上有德”武装驱魔人最新章节。

如我所料,一听这话他为难了,“要是心地纯良,祖上还有德的,那还能成恶人么?”

“没办法,这个不过关,真进去出了事谁负责?”

他扶了扶眼镜,“叔试试看,等我消息。别的呢?”

“别的没什么,对了老鲁叔,一直忘了问,您现在做什么营生?”我靠近他些。

“你是怀疑我了?”他眼睛一挑。

“怎么会呢?咱们二十多年没见了,我好奇嘛!”我说。

他把眼镜摘下,掏出眼镜布擦了擦又带上,“小子,当年我爹跟着老七爷混,我从小耳濡目染的也学了些。老七爷的本事我一直向往,无奈老爷子看不上我,就是不收我这个徒弟,说你们曾家的本事不外传。虽然这样也是带了我很多年,咱两家可是世交了,你满月的时候我就抱过你,怎么着,还怀疑到我头上了?我你也信不过?”

“瞧您说的,哪能呢?这不是有点疑惑么,咱爷俩这两天这不是刚有时间坐下来交交心么?您看,不是我多心了,是您老走心了!”我说。

“有什么疑惑?”

“叔,您跟黎家到底什么交情?这局的底细您清楚不清楚?”

“交情不薄不厚,生意嘛。至于这底细,你叔又不懂那么多”,他看看我,“发现什么幺蛾子了?”

“我不说您也该听得出来,他们那个故事水太大。那局没个十年八年万贯家财根本是做不起来,我问过黎爽,她解释说是这局本来是老七爷给一个达官贵人做的。我就是想问问您,有这么档子事么?”我看着他。

“这个,我也怀疑过”,他顿了顿,换了副语重心长的口气,“不过话说回来,咱这是生意,他求咱破,咱就给破了就是了。至于别的,咱也不好多问,你说是?”

“叔,您把我当什么了?给钱就办事的江湖术士?”我冷笑。

“江湖术士也好,世外高人也罢,在这些有钱人眼里都是一样的,那就是拿钱办事。咱们只要心里有数就行了,何必揭人家的短呢?”他拍拍我的手,“你说呢?”

自从跟着七爷学本事,还真的没仔细考虑过这个问题。我闭目沉思,我是不是真的多管闲事了?

“小子,老七爷把这个局留给你破,这其中的用意你还体会不到么?一是给你扬名,二嘛是给你口饭吃。这个事上你可别较真,不值得,你太用心了,最后难受的是自个儿。他们是有求与你才会尊重你,你要懂得这个游戏规则,不该问的别问,不该说的别说。办完事咱拿了钱就走人,老七爷没教过你这些么?”

他说的不是没有道理,看来我是庸人自扰了。我的目的就是破局,即使有所疑问,也是因为这个大前提,黎家的秘密,还是知道的越少越好。

“水至清则无鱼”,我睁开眼睛,“您放心!”

晚上,黎爽换了身行头,一身休闲装,相当小清新。

“破这个局,要多久?”她问我。

“再有一个星期,尽量月底之前办完,我那冷饮店生意正好,办完我还得回去呢[快穿]活在女主作死之后最新章节!”我说。

她沉默了会,“曾杰,你相信我,那些误会……”

“还没忘哪?”我喝了口啤酒,“行啦,你有你的难言之隐,我不多问,我就是来办事的,只要你们隐藏的这些秘密别耽误正事就行。不然砸了咱的金字招牌,你负责不起!”

她笑了,“金字招牌?听说曾家小七爷才刚出道不久呀,都金字招牌啦?”

“出道是不久,可咱亿万年前就是黄金!”

她放下筷子,看着我。我也看着她,彼此对视一笑,这一笑之间很多微妙的关系解开了,另一些微妙的关系又结成了。

“我得找个帮手。”

“你不带我么?”她问。

“千金大小姐,你还想跟我在棋盘上坐一晚上么?”

她脸一红,“胡说八道,没正经!”

“你一个姑娘,我带你干嘛?”,我知道,我越这么说她就越得跟着我。

“那不行,我们家的事,我当然得跟着,这个没商量!”,她神情激动。

我故作无奈,“那好,你这几天先养身子,我先找人。人员齐备了破局。”

“不用看我家的产业了?”

“不用了,有些事我已经确定了,咱就没必要走那个过场了。”

她点点头,“还需要什么我来准备!”

“你派人多搜集点古钱,记住,至少要是宋朝或以前的,必须用真的”,我想了想,“你这几天例假来了,这钱你不能碰!这铜钱要用阳光暴晒至少两天。另外还得再准备六条锦鲤,不能太小,个头一致。五天后咱们去破局,你准备点吃的喝的,工具之类的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我的周期?”话一出口,她自觉无趣的耸耸肩,“行了,交给我。工具需要什么?”

“看着准备!野外生存用的那些,尽量轻便。另外,借我套房子,我需要安静的住几天,做些准备。”

“没问题,我在小汤山有个别墅,今晚我就送你去那”,她看了我一眼,“我那还没让别人住过……”

“明天再去,今天晚上我要好好休息”,我伸了个懒腰。

回到酒店,确定没人来打扰了,我从兜里取出红布包裹的小盒子,小盒子是用金丝缠绕来封闭的,看起来非常漂亮。我拿指甲刀一点点挫金丝,足足挫了半个多小时,才算把所有的金丝都挫断。

心情陡然紧张起来,这场景就像的,寻觅到了一件神秘的宝物似的。我小心翼翼的打开盒子,一股香味出来。我放到灯光下仔细研究,这盒子很讲究,金片做的内胆,外面包一层软香木,然后再外面是硬木,最外面是石盒。

光这盒子,就得值不少钱。里面是一卷黄帛,我取出来慢慢展开,一看傻眼了,全是篆字。我看不懂这些,有人能看懂,我想起一个高中同学叫徐静,她大学学的考古相师[重生]最新章节。

翻出她电话打过去,很痛快的接了。我说手头有个老物件是个献,想请她给鉴定一下是不是真,主要是这字我都不认识,想让她给翻译一下,看是不是唐朝的。

“没问题,你手机拍了发给我,这几天有点忙,尽快给你译出来”,徐静一如既往的爽快。

打完电话,我把帛书缓缓的展开,用手机拍下字,彩信给她发了过去。办事还得是靠自己人,踏实,要是交给黎爽,我总觉得心里没底似的。

想到自己人,我又拨通了一个电话。

“喂,曾爷,想我啦?”听那边一片噪杂,估摸着又是再吃烧烤。

“老驴,你认识的人里,有谁是胆大好色会打架,心地还善良的?”我问。

“这个嘛”,老驴简短沉思,“那么形象光辉,道德高尚的人,我还真认识一个,他胆大心细,行侠仗义,好色不淫,人贵重,功夫嘛一个打十个没问题。哎你要干嘛呀?”

听的我一愣一愣的,“你还认识这号人?我怎么不知道?”

“人家低调,不显山不漏水的,你还没说什么事呢?”

“我需要个助手,他要是有兴趣请他来北京”,我说。

“这个呀,没问题,你跟他不熟我去帮你说,后天上午你就准备北京站接人,到时候我带他直接去。没别的事了,哥几个正喝着呢,那就回头再说!”不由分说,直接挂了电话。

老驴虽然浪荡,办事我还是放心的,还得是哥们!

两天后我和黎爽赶到北京站去接站的时候,远远看见老驴叼着个烟头蹲在那玩手机。

“人呢?”我问。

老驴站起来,一脸无辜又自信的看着我,“在这!”

“不会是你?”

他微笑着点点头,然后打量我身后的黎爽,“曾爷,这位是?”

我拉着他走到一边,“谁让你来了?你以为那是去泡妞啊,那是去玩命!”

“反正咱也来了,你要是不愿意那就养我几天呗”,老驴一脸无赖相,“放心,从小我就听我爷爷给我讲老七爷看风水呀破阵的事,咱是受过培训的!再说了,他跟老七爷混过,咱现在跟你混这不是天经地义嘛!”

“扯淡!你以为你听点故事就有用了?回去回去,我另找人!”我撵他。

“反正咱来了就没打算走,你要是不带我,那就养我些日子,明天我先去见个网友,东城那边的,谈了半年了还没吃过饭呢!”这家伙赖上了。

说实话,他的确挺合适,只是我俩太好了,不想他去跟我冒险。既然他赖上了,听天由命。

“哎,曾爷,那妞不错呀,真挺!”他指着黎爽悄悄的说。

“想嘛哪,那是咱老板!”我瞄了一眼,还真是很挺的。

------------------【如果大家喜欢请关注周郎,每天更新精彩内容】-----------------

  • 复制本页网址